欢迎来到佛教文化艺术网!

加入收藏  丨  联系我们

云冈石窟见证古丝路辉煌——专访大同古城保护研究会安大钧

 史籍记载,佛教传入中国内地的时间是在汉明帝时期(公元57年至75年)。佛教亦是伴随来自印度、中亚一带的商人、使者和移民,沿着通贯亚洲大陆的丝绸之路传到中国。可以说,古代的丝路是世界商贸流通与佛教传播的有力载体。没有丝路的文明就没有佛教的盛行!

  而在丝路文明的历史长河中,云冈石窟的开凿,标志的不只是佛教的盛行,更展现出了当时世界商贸融通与世界多种文化相互包容,集中于平城(今大同)一地的场面。从历史角度定位云冈石窟,它是一道不可逾越的文化鸿沟,更见证了古代丝绸之路半个多世纪的辉煌。

  在各地抢抓“一带一路”发展机遇的今天,以73岁的安大钧为首的大同市古城保护研究会老专家、老学者,正手持“云冈文化”的旌旗,为山西融入“一带一路”奔走、谏书。

  4月下旬,本报记者专访了安大钧。他的一些真知灼见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

  大同是公元五世纪上承两汉下启隋唐的丝路起点

  记者:在多数人的印象里,古代丝路鼎盛时期为唐宋,山西与古丝路的历史渊源表现在哪个时期?

  安大钧:史籍记载,佛教传入中国真正兴盛于南北朝时期,第一个高潮则出现于北魏太武帝再次开通西域之后的北魏文成帝时期(公元452年至465年)和献文帝、孝文帝时期(公元466年至499年)。其标志性事件就是云冈石窟的开凿和北魏平城众多皇家寺院和贵族寺院的建造以及佛像雕刻“令如帝身”“拜帝即拜佛”的佛教与政治的结合、一系列国家佛教制度的建立,如僧官制度、寺院经济制度、邑社制度和僧人管理制度。

  北魏平城时代的文成帝、献文帝和孝文帝,在集中全国财力和集聚全国高僧大德、能工伎巧开凿云冈石窟的同时,还在首都平城营造了五级大寺、永宁寺等庙宇。除太武帝在崔浩的蛊惑怂恿下有过几年的灭佛行为外,从开国皇帝道武帝、到明元帝、文成帝、献文帝和孝文帝都是儒、道、释三教并重,从而奠定了中华文明的“三大支柱”的根基。

  在这一时期,平城作为首都历经六帝,建都时间长达97年。二十四史之《魏书》和《北史》中的帝纪、西域传和释老志则是文字实证,再辅之以在大同市出土的众多文物,如波斯银币、银器、玻璃器、琉璃器等,大同是上承两汉、下启隋唐的公元五世纪的丝绸之路起点的结论是无可置疑的。

云冈石窟是北魏平城时代丝路文化的历史见证

  记者:有学者说,北魏时期的丝路经济或丝路文化达到了空前的繁荣!能见证这一繁荣的文化遗产,山西是否最有发言权?

  安大钧:有史籍文字记载为证、有馆藏西域文物为证、有大地上的丝路文化遗产为证,云冈石窟就是全国最大最好的物证。

  云冈石窟本身就是佛教石窟,是印度和中亚的信仰经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产物。它展现了美己之美的文化自信。从拓跋鲜卑族的角度讲,昙曜五窟的佛祖形象就体现了拓跋鲜卑统治者高大雄伟的身躯和大气凛然的旷野之气。从中华民族的角度讲,作为雄伟的佛教建筑,绝大部分都传承了秦汉两朝的建筑式样。它也展现了中华民族美人之美的博大胸怀。具体讲,石窟的窟形、展示的佛教教义内容,特别是众多的纹饰既有南亚、中亚的,也有西亚、欧洲的。这都体现了中华民族美人之美、美美与共的宽广博大的胸怀气度。而在展现中华民族美美与共的融汇能力中,我们能看到云冈音乐舞蹈窟里,既有中国的传统乐器和舞伎、飞天,也有南亚、中亚的,形成了中西舞者共聚一堂、中西乐器共奏一曲的壮观和谐场面。梁思成、林徽因和刘敦祯先生在《云冈石窟中的北魏建筑》一文中分析了第九、第十窟在中国廊式建筑中融入了欧洲的立柱和南亚中亚的佛像、大象和狮子。在众多的装饰纹样中,以西式纹样为主,也融入了中国传统纹样。

 “云冈丝路文化”与“一带一路”精神高度契合

  记者:作为文化遗产,云冈石窟已是逝去文明的象征!而作为一种丝路文化,它的传承与发扬光大有着怎样的时代意义!

  安大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云冈丝绸之路文化”是“一带一路”精神的历史诠释,“一带一路”精神也是“云冈丝绸之路文化”的当代升华。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明确提出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绸之路精神;提出了“坚持和谐包容。倡导文明宽容,尊重各国发展道路和模式的选择,加强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求同存异、兼容并蓄、和平共处、共生共荣”的原则;提出了“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的合作重点;提出了“民意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根基。”

  对待人类文明,就要像社会学家费孝通所说的那样:“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世界大同。”这就是说,首先要有美己之美的文化自信,也要有美人之美的博大胸怀,还要有美美与共的高超能力,这样才能达到天下大同的境界。云冈石窟展现的正是中华民族包容开放的传统理念、美己之美的文化自信、美人之美的博大胸怀、美美与共的融汇能力。

云冈是山西融入“一带一路”的最佳文化切入点

  记者:国家层面曾表态,“一带一路”是中国今后对外开放和对外经济合作的总纲领,就各省市而言不存在谁在路上、谁在带上,谁不在路上、谁不在带上的问题。山西根据自己的特点,发挥自己的优势,如何去寻找参与的契合点?

  安大钧:古丝绸之路是商贸之路,也是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之路,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明秉持开放包容的心态对话沟通、彼此接纳交流互鉴,为世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发扬光大这种精神并注入新的时代内涵,对于当代不同文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之间交往合作,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推动作用。

  融入“一带一路”,最为重要的是文化认同、民心相通。云冈石窟本身就是亚欧大陆文明交流交融交汇的产物,是丝路文化的奇葩“、皇冠”。我省以云冈石窟丝路文化为“切入点”,大打丝路文化牌,可以把云冈石窟本体、云冈窟顶北魏寺庙遗址及云冈陈列馆作为中国最大最好的丝绸之路文化博物馆,据此举办丝路文化国际论坛,出版丝路文化书刊。这样,通过学习、研讨、宣传云冈“包容开放、美美与共”的精神,更好地宣传丝绸之路文化的精髓,让丝绸之路沿线各个国家对对“一带一路”精神更加认同,达到民心相通。与此同时,也可以大大促进我省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战略合作 | 版权声明 | 咨询服务 |
版权所有:全球文化发展(北京)中心 京ICP备16000629号-4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