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佛教文化艺术网!

加入收藏  丨  联系我们

微缩的净土:隋代金铜阿弥陀佛整铺造像

 6世纪下半叶是净土美术发展的关键阶段,以传统“尊像”表现(阿弥陀佛、无量寿佛或观世音菩萨像)为基础、描绘西方净土世界的作品首次创造出。目前学界讨论较多的是石窟壁画中,由阿弥陀佛像到“阿弥陀佛绿水说法图”,再到“西方净土变”的发展历程,以及佛教造像出现的由表现阿弥陀佛“尊像”到“整铺造像”的转变。保存至今的隋代阿弥陀佛整铺造像共三件,既是净土信仰流行的重要实物证据,也是金铜佛像的顶峰之作。

  所谓“整铺造像”,按李柏华的解释,乃“一铺多尊的组合形式,将阿弥陀佛、菩萨、弟子、声闻、力士、供养人以及护法狮子组成的佛国世界,完美地展现在人们面前”。有学者把此类形式称为“祭坛”,笔者认为不妥,因为祭坛的文化属性与佛教造像完全不同,易造成误解。金铜阿弥陀佛整铺造像产生于隋初的北方,形成原因:一是金铜佛像的造型和工艺已至臻成熟,尤其已形成中国金铜佛像的中心——河北;二是专修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净土的净土信仰渐趋流行。

  东晋高僧慧远(334—416)在庐山东林寺结“白莲社”,被认为是净土宗之始。其后,昙鸾(476—542)在山西玄中寺倡导念佛法门,净土信仰在北方逐渐弘布。昙鸾以后,灵裕(518—605)、道绰(562—645)等高僧在河北、山西等地继续倡导西方净土信仰,影响深远。这一信仰流变也体现在佛教美术上,自北齐始,阿弥陀佛造像流行于世,如邯郸响堂山石窟中出现的以阿弥陀佛为主尊的“阿弥陀洞”,以及表现弥陀净土的大型浮雕。

  现存最早的阿弥陀佛整铺造像是隋开皇四年(584)董钦造像(图一),该像1974年出土于陕西西安八里村,现藏西安博物院。造像通高41厘米,下设四足高床形台座。台座下方有二蹲踞狮,昂首翘尾,安插在台座二足下部。台座上一铺五尊,主尊阿弥陀佛面貌清秀,有桃形头光,内饰火焰纹,身形修长,着袒右袈裟,右手施无畏印,左手与愿印,结跏趺坐于束腰莲座上。两侧胁侍菩萨头戴宝冠,宝缯向下飘垂,后有桃形火焰纹头光,面容端庄沉静。菩萨身形修长,上身裸露,细腰,跣足立于莲座上,身姿优美而俊雅。前方是二力士,圆形头光,上身裸露,下着长裙,躯体前倾,肌肉雄健,跣足立在岩石上。佛像前设博山形香炉,有裸体力士在下托举香炉。台座镌刻发愿文:“开皇四年七月十五日,宁远将军武强县丞董钦敬造弥陀像一区,上为皇帝陛下、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具闻正法。”董钦造像通体鎏金处理,线条流畅,华美异常。

第二件是藏于上海博物馆的阿弥陀佛整铺造像,据传出自河北唐县,通高37.6厘米。台座宽大而洗练,上面安置一铺七尊造像,为一佛、二弟子(已佚)、二菩萨、二供养人,另有二蹲踞狮。居中的阿弥陀佛面相饱满,低垂眼目,背后头光内镂空装饰卷草纹,繁缛而精美。主尊身着袒右袈裟,右手上举至胸前,似在说法,左手向上,放置在腿上,结跏趺坐于束腰莲座上。两侧原有两身弟子像,现已佚失,床面尚存插孔。弟子身旁是两身胁侍菩萨,均低垂双目,背后头光内镂空饰卷草纹,胸前饰项圈及璎珞。其身姿相对,靠近主尊的手臂上举至胸前,手中持物,另一臂自然下垂。菩萨前面各有男、女一身供养人,体量较小,在床面前端角落上,有二蹲踞狮。在三件整铺造像中,这尊造像尺度最小、制作工艺最精湛,惜无发愿文,根据造像风格判断,也是隋代作品。

  第三件是隋开皇十三年(593)范氏造像(图二),据传出土自河北赵县,端方旧藏,后流入日本,1922年入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造像通高76.5厘米,一铺九尊。底部有双层佛床,上层有七尊造像。主尊阿弥陀佛,螺发,面相饱满,略带笑意。其头光中部饰透雕莲叶纹,佛顶位置莲叶上有一尊结跏坐佛,头光外饰以火焰纹。主尊身形颀长,着袒右袈裟,内着僧祇支,右手施无畏印,左手与愿印,结跏趺坐于束腰莲座上。背后以两株菩提树构成巨大的后背,茂密的树叶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升腾感极强的尖拱形树冠。五片向下的树叶组成一簇,顶部七簇树叶顶部各有一坐佛,构成过去七佛。主尊两侧各有缘觉及弟子像。缘觉头顶呈大螺髻形式,此类缘觉像在北朝晚期流行于河北,此外河西及四川地区也出现过。缘觉前方是弟子,左迦叶手捧经卷,似在读诵;右阿难左手上举托经函,右手持瓶自然下垂。弟子像前是身量高大的菩萨像。左侧观世音菩萨,头戴花冠,宝缯垂至地,面带笑意,后有桃形头光,左手持经函自然下垂,右臂上举,手托宝瓶。右侧大势至菩萨,宝缯绕过手臂垂至地面,头部略向右转,双目垂视,身体形成了优美的曲线,双手在胸前合十。下层佛床前沿两端有两身力士,体量虽小,却威武有力。力士内侧各有一护法狮,面对蹲踞,中间是博山炉式香炉。造像背后有发愿文:“唯大隋开皇十三季四月八日,卅人等上为皇帝敬造阿弥陀像一区……”范氏造像下有双层佛床,上有巨大的菩提树后背,体量明显较另两件造像高大、庄严。

  三件阿弥陀佛整铺造像各具特色,人物众多、工艺精湛、造型繁复且有序。尤其是三者均以四足佛床底座,使佛经里描述的佛国净土幻化为可观感的物体。其中范氏造像体量最大、人物形象最多,从核心的“西方三圣”,到胁侍之缘觉与声闻(弟子)像,再到下层佛床前沿的护法力士和树冠上七尊禅定化佛,以跳跃性的比例加以表现,借此彰显西方三圣的崇高地位,增强整铺造像的庄严感。在佛教造像史上,以范氏造像为代表的隋代阿弥陀佛整铺造像,完成了一次造像主题的转化——其表现重点已不再是阿弥陀佛或西方三圣,而是一个微缩的“极乐国土”。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战略合作 | 版权声明 | 咨询服务 |
版权所有:全球文化发展(北京)中心 京ICP备16000629号-4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